头部左侧文字
头部右侧文字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历史 > 寒门状元 > 第二三五一章 不方便-寒门状元

第二三五一章 不方便-寒门状元

作者:天子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

背景颜色: 字体大小: 字体颜色:

    张苑自然明白沈溪话里的意思 。

    你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干净利落的漂亮事,但最后源头却会追究到我身上 ,矛盾也会被进一步激化。

    张苑道:“沈大人,您若是对那些胡搅蛮缠的官员不满,为何不亲自动手?想必您早知道 ,这件事若陛下知道后 ,绝对不可能会坐视不理!”

    张苑开始为自己辩解,他明白现在的沈溪开罪不起,只能尽量弱化自己在这次事件中起到的作用。

    沈溪眯着眼道:“我不出手 ,不代表我会容忍他们,我只是不想把激化矛盾,即便陛下知晓 ,也不可能将所有人下狱,而你现在所为,就是在为我树敌……张公公 ,真是感谢你为沈家着想 。 ”

    张苑听到这话心里不由发怵,他自然明白沈溪可不是什么诚心相谢,完全是在讽刺他 。

    他心里嘀咕:“你自己不办事 ,我帮你把一切办妥,你还怪我?哼哼,要不是我 ,那群人说不定已经开始冲击你的府宅 ,你现在是翻脸不认人!”

    即便心里有所不满,但张苑还是老老实实行礼:“沈大人说的是,咱家做事疏忽了 ,但既然人已经抓起来,那事情也就已经定下。先好好教训他们一下……哪怕不动刑,也让他们在牢房内冷静几天 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沈溪没有回答,直接道:“张公公还是想想怎么跟陛下交待此事吧……不送了! ”

    没等张苑说完,沈溪便已直接下达逐客令。

    张苑一怔 ,随即意识到现在应付沈溪实在太难,他摇头轻轻叹了口气:“咱家做这一切,可都是为了沈家啊! ”

    话说得漂亮 ,但其实他出于公心还是私心,谁都知道 。

    张苑以司礼监掌印之身回到京城,自然需要立威 ,而眼前就是重振雄风的好机会 ,这几乎就是杀鸡儆猴,让旁人不敢再对他说三道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苑将到沈家闹事的人全部捉拿下狱,这件事并没有传到朱厚照耳中 ,因为皇帝还在例行的吃喝玩乐中,根本顾不上豹房之外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在众多目睹者口口相传的情况下,短时间内京城便传得沸沸扬扬 ,尤其是那些下狱官员的家属,第一时间就得到消息,赶紧找人去找同僚和上司疏通 ,消息扩散得很快,在那些忠直大臣眼里,这大肆抓捕大臣的举动俨然就是当年刘瑾所为所为的翻版 ,唯一的区别就是刘瑾没有说直接把人下到大理寺监狱,而是下于诏狱 。

    前面说过,诏狱是直接对皇帝负责的牢房 ,看起来艰险 ,锦衣卫抓人时下手可以不分轻重,但只要皇帝一句话,就可以无罪释放;而下到大理寺牢房 ,等于说案子上升到了律法层面,必须有个定论。

    在大多数朝官看来,此举非常不合规矩 ,给出了攻讦张苑、沈溪乃至皇帝本人的借口,官员可以以此事是否合法上疏理论,而谢迁也会坚定地为李梦阳等下狱官员说话。

    事态正在发展 ,入夜后有大批官员奔走传告,许多大臣选择明哲保身,不加理会 。

    谢迁府上 ,户部尚书杨一清登门告之情况,方才知晓。

    “……张苑做事道理上说得通,他奉皇命办差 ,理所应当。那些人去沈家闹事 ,或许之厚可以放任不管,陛下知晓后又怎会坐视不理?看起来是在反对之厚,但更是在反对陛下的决定!”

    谢迁语速很慢 ,似在分析问题,但杨一清听过后便意识到,谢迁并没有一味埋怨沈溪 ,而将矛头对准了皇帝和张苑 。

    杨一清心道:“谢阁老之前跟张公公的关系不是很好么?为何这次张公公回来,态度跟以往迥异,甚至昨日还当面跟谢阁老顶撞?”

    很多事 ,可以从表面看出来。

    杨一清昨日也参加了奉天门外举行的朝会,自然看出张苑对谢迁的冷漠,这让杨一清大惑不解。

    因为张苑倒台前 ,跟谢迁的关系还算密切,张苑能力有限,使得朝中大部分事务都是由谢迁的意志决定 ,所以当朝中人知道张苑重新为司礼监掌印后 ,还是放心的,就在于觉得谢迁能控制张苑,朝局会朝着对文官集团有利的方向发展 。

    但谁都没料到 ,张苑公开露面的第一天,就给谢迁来了个下马威,在皇帝面前丝毫也不给谢迁面子 。

    那就让人不得不联想 ,这次张苑回来后充分吸收了以往的经验教训,不再跟谢迁站在一道,极有可能已转投沈溪。一旦内阁首辅无法影响司礼监掌印 ,在皇帝那里也没有好印象,意味着谢迁时代即将终结。

    杨一清道:“沈府门外被抓捕的官员下的是大理寺狱,来之前 ,在下打听过情况,得知这些人下狱后并未得到虐待,张公公先进沈府求见沈尚书 ,而后回豹房通禀 ,目前没有进一步动向 。 ”

    谢迁皱眉道:“若再有消息传来,大概就是用刑了。应宁,你赶紧去跟大理寺那边打招呼 ,千万不能让张苑的人乱来。”

    杨一清为难地道:“谢阁老,张公公是领了皇命过去,要阻止他行凶很困难……陛下态度不明 ,若决意大兴牢狱,对那些被捕的官员来说下场会很凄惨!”

    谢迁道:“老夫这就去三法司走一趟,总归你先盯着 ,咱们分头行事吧 。顺带跟刑部尚书张元瑞说一声,不管他作何,都赶紧到刑部衙门坐镇 ,事情不能拖过今晚。 ”

    杨一清见谢迁紧张起来,他也感到事情紧急,当即行礼领命:“是 ,谢阁老。”

    谢迁叹道:“本不过只是请命 ,却落得如下场,可悲可叹……算了,三法司那边我派人去知会一声即可 ,老夫打算去豹房看看……若是能直接面圣固然是好,不然也希望找人跟陛下提及,这件事错在老夫 ,而不在那些朝中清流身上!”

    杨一清感觉到谢迁心中的纠结,甚至可以说这位首辅的想法已开始发生混乱,先说要去三法司衙门 ,但或许是意识到去了也无济于事,内阁大学士说到底只是皇帝的秘书,绝不可能干涉皇帝的决定 ,所以才会想到去豹房面圣 。

    杨一清道:“是否跟之厚打声招呼? ”

    谢迁一怔,然后摇摇头:“不必了,这件事因他而起 ,暂且不管他。他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吧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杨一清不是很赞同谢迁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件事因谁而起 ,自然要以谁来结束,若沈溪去面圣的话效果会更好,只要沈溪“宽宏大量 ” ,不计较那些人的罪过,还跟朱厚照据理力争,皇帝也不会不近人情 ,但现在谢迁不想劳动沈溪,那在杨一清看来只有一种可能:

    “谢阁老是想用这件事,来打压沈之厚在朝中的声望 ,继而让沈之厚这个两部尚书变得孤立无援 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杨一清懊恼不已:“之厚到底非奸邪之人,在今日的事情上他保持了极大的克制 ,为何朝中那么多人偏偏要去针对他?不应该劝说陛下更为直接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谢迁觉得沈溪马上要变成孤家寡人,却未料自己先成了孤家寡人。

    何鉴致仕后,连个通知他朝中事务的人都没有 ,若非杨一清当日告知他情况 ,他可能要到第二天才能得悉。

    哪怕在这件事上显得很支持他的杨一清,似乎也并非完全站在他这边,觉得谢迁跟朝中一些人太过鲁莽武断 。

    这会儿或许只有李梦阳等原本为谢迁瞧不起的年轻后生 ,或者说朝中清流,才会站在谢迁这边,而且坚定不移 。

    谢迁不管别的 ,先去豹房试着面圣求情,或者说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至于杨一清,出门后却开始碰壁。

    刑部尚书张子麟不会因此事见杨一清 ,因为张子麟根本就不是谢迁一系的官员,在刘瑾案中,张子麟为刑部侍郎 ,跟他的前任刑部尚书刘璟一样,险些被谢迁定性为阉党,全靠沈溪力挺才过关 ,进而接过刑部尚书的职务 。

    此前张子麟不得不跟文官集团站在一道 ,但沈溪回朝后,他便开始重新选择自己的立场,如今风显然不是往谢迁这边吹的 ,张子麟就算不站出来公开支持沈溪,也不会冒着极大的风险帮谢迁做事。

    至于大理寺卿张纶和左都御史洪钟,想法基本跟张子麟一样。

    你谢迁得势的时候对我们不依不饶 ,总是拿阉党的事情来作为打压朝官的手段,连皇帝都不计较,你谢迁却纠缠不放 ,现在出了事你倒想我们来帮你?

    杨一清求见张子麟和洪钟不得,最后只能去大理寺卿张纶府上拜访,张纶倒是没有拒绝会面 ,只是见面后便不耐烦地抱怨:“我说应宁啊,这会儿都已入夜,什么案子不能等到明日再说? ”

    杨一清叹道:“那么多官员下狱 ,这可是朝中头等大事 ,人在关押在你们大理寺的牢房里,你作为寺卿,能坐视不理? ”

    “不能这么说 。”

    张纶一脸回避之色 ,“人是陛下派锦衣卫抓的,不过是暂时关在大理寺狱中罢了,后续还不知道怎样 ,就算我想做什么也不可能啊!要不这样吧,你去衙门那边找一下宗献,现在刑狱之事归他管 ,你找他去!”

    张纶不肯出手帮忙,但官秩上他不及杨一清,大理寺卿为正三品 ,而杨一清作为六部尚书为正二品,且杨一清曾以三边总督负责西北军务,入朝后声望远在他之上 ,加之户部掌管着中枢到地方衙门的钱袋子 ,他不好得罪,于是推到手下身上。

    张纶说的“宗献 ”,是大理寺少卿全云旭的表字 ,此人乃弘治十五年进士,正是负责接收李梦阳等人下狱的当事者。

    杨一清一看张纶没有相助之意,不想停留 ,便马不停蹄前往大理寺,他本以为谢迁已完成面圣过来,但到了地方后 ,才从随从通禀中得知这会儿谢迁仍旧在豹房门口等候,是否有人去通知皇帝都不知道 。

    “杨尚书?”

    就在杨一清等候进去时,只见一人从大理寺衙门内出来 ,杨一清本来要上马赶往豹房,跟谢迁一起等候觐见君王,闻言不由重新下马。

    灯笼照亮下 ,来人到了近前 ,在对方行礼后,杨一清才知道是大理寺少卿全云旭得知他到来后,主动迎接。

    杨一清道:“宗献 ,从沈府那边押送来的官员呢?”

    “都已关进牢房 。 ”

    全云旭神色有些紧张,“现在没有御旨下来,一切都还无恙……就怕之后会有御旨到来 ,要对里面的人用刑,大理寺这边可不敢违抗圣旨……杨尚书还是早些请陛下谕旨放人为妥……”

    朝中对于张苑捉拿大批官员下狱的事情有些措手不及,除了高层集体沉默外 ,朝中中下层官员对此却异常关切,对李梦阳等人普遍报有同情心,尤其是全云旭这样的“少壮派”。

    杨一清道:“若有人拿御旨来 ,你先找借口拖延时间,除非是谢阁老前来。我只是来看看情况,之后便要往豹房 。 ”

    全云旭非常惊讶:“杨大人此时不应该去找沈尚书吗?”

    杨一清一怔 ,心道:“谁都能看明白这个局 ,此时找之厚是解决问题的关键,但谢阁老却坚持要找陛下说理,这不是舍本逐末 ,主次不分吗?”

    杨一清叹道:“还未到找沈尚书时,总归无论谁来,你都想办法拖延 ,避免对官员用刑,哪怕是张公公亲自前来,你也找理由推脱 。宗献你务必记住! 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杨一清交待完成之后 ,立刻往豹房去,因为大理寺在城西,而豹房在城东 ,这一路又要费不少工夫。

    此时沈家,有人再来拜访,这次却是小拧子到来 ,所带也非皇帝御旨 ,而是他私人的一次拜访。

    “……沈大人,无论这件事是否跟您有关,现在外面的人都笃定你才是幕后黑手 ,谁相信张公公有那胆子啊?但当时陛下的确没下令乱拿人,最多抓几个以儆效尤,张公公此举分明是僭越 ,您若不去跟陛下说,旁人无法面圣不说,更难让陛下接纳 ,若是有什么死伤之事出现,这脏水可就泼到您身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拧子是否出自好意,没人知晓 ,不过一番言辞倒还算恳切 。

    总归李梦阳等官员出事,沈溪逃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沈溪道:“不是说谢阁老已在豹房外等候求见陛下?拧公公为何不想法通禀,却来找本官呢?”

    小拧子哭丧着脸道:“就算通禀又如何?陛下不会见谢阁老 ,昨日皇宫里 ,谢阁老跟陛下闹了一些不愉快,这次的事情也很可能跟谢阁老有关,现在张苑做的这些事 ,或许会将陛下逼得下不来台,尤其现在谢阁老那边也咄咄逼人…… ”

    沈溪微微点头:“那事情倒是挺麻烦的…… ”

    小拧子闻言不由惊讶地问道:“沈大人,听您这话里的意思 ,是不打算出面解决问题了?”

    沈溪道:“并非本官不想出面,实在因此事跟我沈某人牵连太大,本官去求情 ,也或许会让火上浇油。”

    “但只有您才是唯一的人选啊,谁去比您更合适?您……您…… ”小拧子急得直跺脚,他暂时已想不出理由劝说 。

    沈溪摇头道:“拧公公 ,你现在看到的,是我去跟陛下求情,陛下会痛快放人。但谢阁老却不会这么想 ,这个好人 ,怕是没人愿意由我来当……而且我出面的话,没法起到警戒震慑的作用,明天那些人再来当如何?若明天他们再被捉拿 ,本官是否还要出面为他们求情?如此反复,陛下会作何想?”

    小拧子压根儿就没想过沈溪说的这一层,听到后不由一怔 ,仔细一琢磨,摇头道:“沈大人,您怕这件事牵连更大?”

    沈溪摇头:“只要现在没人出来向那些下狱官员用刑 ,事情就先搁着,本官出面很可能会激化问题……你拧公公并非是请我出面的最佳人选,除非谢阁老派人 ,否则我只会袖手旁观! ”

    “沈大人,您……”

    小拧子瞠目结舌,但他发现沈溪态度坚决 ,立即意识到对方不会在这件事上作出主动转圜。

    小拧子心想:“沈大人不会是想借此机会 ,达到敲山震虎的目的吧?有这次的事垫底,以后谁还想来他府门前闹事,那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 ,小拧子好像理解了沈溪所为。

    小拧子道:“那沈大人,小人先回豹房查看情况,便不多打扰了。不知谢阁老那边 ,是否需要小人跟他说说请您出面之事? ”

    沈溪摇头:“即便有人来找,也不该是本官主动,拧公公不必做一些好心办坏事的事情 。”

    小拧子尴尬一笑:“明白。小人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如沈溪所说 ,谢迁的确没有求助沈溪的打算,因为他正是想借助这件事来打压沈溪在朝中的声望,无论这件事是否跟沈溪有关 ,外人一定觉得沈溪才是始作俑者 。

    但谢迁又怕接下来朱厚照会做出对那些下狱官员不利的事情,所以只能在豹房门口继续守候,哪怕见不到皇帝 ,至少有什么御旨下发 ,都要走正门,他可以先一步查知,能够第一时间做出应对 。

    此时豹房内 ,朱厚照刚知道这件事,告知他详情的正是江彬。

    江彬对于张苑有很深的敌意,发现张苑所为违背皇帝御旨后 ,可不会像小拧子一样去问沈溪意见,而是选择直接告状。

    本来朱厚照正在豹房水塘划船,欣赏美人放河灯 ,听说此事后马上上岸,再到外将张苑叫进来,上来先一通劈头盖脸的痛骂 。

    “……朕让你去抓几个人稍微震慑一下 ,谁让你把所有人都拿下?张苑你是怎么回事,想跟朕对着干,是吧? ”朱厚照气恼地问道。

    本来朱厚照觉得张苑是“能臣” ,毕竟刚给他找来十万两银子应急 ,他也不问钱是怎么来的,反正这几天他手头宽裕不少,可以大手大脚打赏。

    朱厚照本来准备好好重用张苑 ,替他敛财,到底张苑在他眼里忠心耿耿,几次救驾有功 ,此前被贬也没犯什么大错,只是被他推出来当了回替罪羔羊 。

    现在出了事,朱厚照以为自己信错人了。

    张苑解释道:“陛下 ,并非老奴乱来啊,实在是那些人蛮不讲道,老奴带人过去后 ,他们便发疯一样攻击老奴,甚至当着锦衣卫的面,拿石头和沙子袭击老奴 ,还有人要去撞沈家门 ,说是以死来劝说沈尚书……老奴实在是迫不得已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张苑还是老一套,见到皇帝先大哭一场,眼泪比说话好使多了。

    朱厚照听了张苑“情真意切 ”的表述 ,丝毫也没怀疑其中是否有伪造的成分,皱眉道:“这些人可真是无法无天……若真有人死在沈府门前,那朕跟沈先生成什么人了?简直可恶之至! ”

    张苑继续哭嚎道:“当时老奴也是极力克制 ,但其中有人拿沈大人跟刘瑾作比,说沈大人不向陛下主动推辞兼任两部尚书,是要像刘公公一样独揽大权 ,还在不明真相的百姓面前大声宣扬!”

    “老奴见在场百姓实在太多,驱散不及,一群人还被他们挑唆往沈府投掷石块 。老奴上去劝说无用 ,所以干脆先拿下几人,杀鸡骇猴……结果这越发激发矛盾,很多人干脆冲上来要找老奴拼命 ,迫不得已 ,老奴才下令把人下狱,先稳定局势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朱厚照听到这里,长长地舒了口气 ,点头不已:“原来是这样,如此说来你没做错。换了是谁,都没法保持克制!这群人实在活该! ”

    虽然张苑是在编瞎话 ,却“有根有据”,张苑说的情况基本符合朱厚照的“预料”,或者说如果张苑真按照他所说的步骤去“劝说 ”李梦阳等人 ,或许对方真会做出抗争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但问题就是,张苑根本没给这些人表演的机会,自己先当了主角 ,上去就把人拿下 。

    张苑哽咽地道:“老奴本想将人下到锦衣卫诏狱,又怕此事牵连甚广,被人说三道四 ,对陛下说出不敬之言。所以老奴擅做主张 ,将人下到大理寺牢中,总归他们都是朝臣,而大理寺又在朝廷监督下 ,老奴特地吩咐不允许有人对他们用刑,之后老奴又去见了沈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朱厚照问道:“沈尚书怎么说?”

    张苑摇头:“沈大人没说什么,或许是觉得这件事 ,他作为当事者不方便出面吧。 ”

    张苑本有编造瞎话离间君臣的意思,但想到沈溪现在手头的权力,最主要还是在朱厚照心目中的地位 ,便打消这个念头,毕竟这么做对他一点儿好处都没有 。

    朱厚照叹道:“你应对算是很好了,把人下到大理寺牢中 ,那些朝官可以知道朕对此事的态度,已算保持极大的克制,但……接下来该如何收场?谢阁老呢?”

    江彬回道:“陛下 ,首辅谢大人已在豹房大门外等候面圣多时 。”

    “这老家伙 ,果然来了,是想劝朕放人吧?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,不给一点颜色瞧瞧 ,他们不知道朝廷的规矩是谁定的……朕不会见谢阁老,让他回去吧。 ”朱厚照厉声喝道。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: